法国领土上英国风 色彩浓厚的布列塔尼(组图)

对一个旅行者而言,若要在法国找一个地方色彩浓厚的地区,位处法国西北的布列塔尼(Brittany)半岛无疑能雀屏中选。这个半岛隔着英吉利海峡与英国遥遥相对,西元1532年才成为法国的领土,时至今日依然可嗅得英格兰的气息。布列塔尼人的祖先是西元五、六世纪从英格兰渡海而来的塞尔特(Celts)人,至今仍穿着传统服饰及沿袭独特的习俗;当地的小酒馆或咖啡厅仍然可听到布列塔尼语(Breizh),这种语言与英国的爱尔兰和威尔斯语很接近。因历史与地形之故,历来与英国纠缠不清。

异于法国而独塑风格的布列塔尼深受法国人喜爱,粗犷壮伟的花岗岩岸、平坦洁净的沙滩、安详纯朴的小镇、风味绝佳的海鲜美食、塞尔特人的生活方式与形态;加上地缘之便,近巴黎及英国,吸引了络绎不绝的游客。

有心一睹布列塔尼的风采,把自己投注于孤寂而荒凉的原野上,是领略布列塔尼的最佳途迳。明显而极具特色的生活式,时至今日我们犹然仍可在庆典上见到穿戴蕾丝帽饰的女人及一身黑夹克、长裤、宽边黑帽的男人,永不褪流行。五月至九月有许多的传统节日,于此时造访更能目睹居民穿着传统服饰庆祝,参与他们的庆典,沉浸于布列塔尼的气息中。

布列塔尼的首府,也是进入布列塔尼半岛的门户,整个城市充满了英国风味及杜铎王朝风格的建筑。西元1720年惨遭祝融肆虐,中世纪街道面貌尽失,但仅存的建筑仍值得一看。如今是个尖端科技的工业城,同时也是大学城,充满现代感,但并不掩饰昔日曾有的风采。

位于雷恩斯西南方九十公里,至今尚保存着布列塔尼传统的木造建筑,以圣彼得教堂四周的建筑及城壁遗迹最具特色。其西方三十公里的卡那克(Carnac)有布列塔尼原住民于史前遗留下来的古坟巨石,绵延数公里长的石柱、石块成为本地的特色。至今仍有将近三千个竖石遗留下来,千百年来矗立于原野上,向后世的人们诉说它是历史的见证。

位于布列塔尼半岛南岸,是一个仅有几条街道的小城,只要几十分钟就可徒步逛完,但却有十数家画廊。高更晚年便在此渡过,可以来此寻访高更的画室及居所。

最富布列塔尼风情及代表的中世纪古镇,以十三至十五世纪哥德式教堂为发展中心,有「布顿人心灵故乡」之称。Quimper原意为河流交汇点,从交汇处至教堂之间是精华的旧市。旧市街十分适宜徒步活动,由大教堂展开,教堂两侧尖塔高耸入云,其主坛及翼廊分别兴建于十三和十五世纪,于1856年完成。两塔间的葛拉德伦王骑马像是六世纪颇具传奇色彩的布列塔尼国王。教堂南侧尚残留着昔日环绕市街的部分城墙,城墙上的主教馆现今则是乡土博物馆。馆内可一窥布列塔尼传统而独特的发饰,以白蕾丝做成,今日各种节庆中都可看到头戴此种发饰的女性。此镇也是法国著名的陶磁产地,古色古香的木屋外墙挂满各式各样的陶磁制品,成为最具广告效用的装饰。

法国海岸的最西角,临大西洋,有丰富多变化的海蚀地形。从康佩驱车前往,只见沿途散布着灰色石板屋顶的住屋,这也是此带建筑风格。由于近海,秋天的脚步来得早,九月中旬后游客已罕至,公共设施也于此时关闭。

位于布列塔尼半岛边缘,是大西洋岸最美丽的城市之一。长达两公里的城墙围绕着旧市区,漫步其上可环视旧城石屋,弥漫独特的气息。城内多为十五至十七世纪风味时的建筑,海滨、城墙和小街间充塞着英国的风味。法国文学家福禄拜尔称圣马洛为波涛上的石皇冠,古典浪漫的气息洋溢于这顶石皇冠上,城外游艇港口与沙滩吸引巴黎人每年来此渡假。走在这个堡垒城市的石板道上,每个人都会为它整齐的市容深深着迷,但这不是一个古老的城市,老城在二次大战时被摧毁,战后法国人依十五到十七世纪的原样重建,让人彷佛再回到古老的时代里,法国人对历史文化的重视也可见一斑。

位于圣马洛南方三十公里处,与圣马洛迥然不同的在于它有幸免于炮火的摧残,古色古香的建筑充斥其间。虽幸免于战火,但从屋墙斑剥的痕迹可感受岁月的无情并不亚于战火的残酷。夹道而立的木造古屋,狭窄弯曲的石板路,漫步其中彷佛在寻宝,常会令人有意外的经喜。古朴木屋中或许还有艺术工匠在里面居住与工作,木雕、皮雕、陶磁玩偶,在其巧手下呈现传统的光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jysyq.com/,雷恩队